。。。。。。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神田神/全员】标志·SIGN【11】

这绝对已经是神田的场合了!巨——小清新!从没写过这么小清新的文!

而且OOC更加严重了…… 

【好想完结摸鱼去了【???




神永不知道之前那三个星期是怎么过下来的。所有人都在自己忙自己的,似乎都把那个人永远消失的记忆留给了他,他本人也只是有聊没聊地搭理田崎时有时无的问候,即使有时候两个人也会聊到深夜。剩下的时间就只是躺在床上要么补上没有看完的小说,要么就睡觉,睡到骨头散架,睡到昏天地暗,睡到自己快觉得自己濒临死亡。

甘利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在耳边,让他瞬间清醒。

“你不要前途了?专业不对口不说,那是黄昏企业啊!现在人手一本Kindle,谁还拿……”

“神永。”甘利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转着方向盘,“我们赌一把吧。我死之前出版业绝对不会消失。”

“这不是消不消失的问题……”

“而且这是我父母的意思,他们安排的。”

“那……你去北海道艾玛怎么办?”

“我带她走。”他缓缓停下车,等待红灯转绿。

“你让一个小鬼陪你冒险?”

神永按照记忆里一扫而过的offer上的盖章,打开谷歌。IDP出版社在北海道的分社,这个杂志出版社还挺符合甘利的个性。

“‘我们每个人都是重要的媒体。’可以可以,我要爱上这个出版社了。”

“还记得我刚开始选专业的时候报的什么吗?就是传媒,然而分数不够。”甘利自说自话,拍了拍方向盘,“我也算是有房有车的人啦,好日子消磨斗志。安逸生活不能过一辈子,年轻人就是要有激情去面对挑战——外教说的。”

“合租房和别人送的车?”

神永回想起约翰•高登的脸。社团活动下面一有人玩手机被他看见就会满脸通红地用英语大喊大叫,而后三好会冷静低声地翻译一遍给佐久间听,本来就被这两个人闪瞎眼睛的神永还要受到双重俚语折磨。美国人自由随性的性格在他身上似乎过了头。自从上次神永他们一群人在论文死线前一天被他邀请到自己家里做客差点拆掉天花板之后,这几个人看见高登就绕道走。
不过高登确实是整个大学里为数不多能和他们打成一片的教授。他们爱戴结城却不敢越界,看不起武藤风户也不敢表现出来。再怎么不满等级分别,步入社会之前也要注意这些对以后影响很大的细节。

 “我暂时还不会走,那边的安排是等到九月然后开始,那个人还没退休,我的位置暂时还空不出来。”

“会一门通用技能真好……”

“还是东京籍的大少爷要去哈哈哈。”甘利自我调侃,“哈哈,其实不让我去我自己也挺没底的。感觉很不靠谱。”

“那你还去。”

“不然我真去内海事务所?内海不行,我打听过了,为了打赢官司不择手段这一点我很反感……或许我太理想了吧。”

“哎呦你不要给我啊,我最喜欢这种无耻行径。”

“大五生糟心什么工作问题。”

“哦对哦……那我岂不是落单了!”

“分社也只是分社,”甘利活动了一下手腕,“干得漂亮的话我很快就能回东京。”

“就知道你舍不得这里……”

神永莫名其妙联想到结城在最后一堂课上说的一段话。

——现在才刚刚开始,有的人迈出一步就能得意,但是你们要记住以后有的是时间等待你失败。当然失败也不要放弃,因为时间也会等待你成功。

——你不可能一直有机会做自己热爱的事。

——你要学会怎样熬过去。

他想起自己有件重要的事要干。

 

神永:

   兄弟你会盗号吗?

 

小田切:

   这个……有很重要的事吗?

 

小田切:
   我想起来福本认识一个黑客www

 

神永:

谁谁谁,快让他介绍给我!

神永跨着自行车,开着地图导航,缓慢悠闲地向街对面那栋写字楼踩过去。虽然医生让他平时少运动,但这件事不能让甘利知道,反正在邻町也还算近,他交给自行车解决。

锁上车,穿过玻璃门,走进电梯,按下“16”。电梯缓缓上升。

——十六楼,电梯出来左拐第三个房间,如果我没记错,及川学长就在那里。

“请问是……”

“福本叫你来的?”
及川政幸还在吃早餐,抬起头,推推眼镜,神永明显看见他左眼下的泪痣。对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电脑屏幕:“不接。”

神永难得想说敬语,还没开口就被噎回去。
“为什么!”
“你看起来很穷。”
“什么叫做看起来很穷?没有这个理啊!”他开始掏钱包,仅存的几张千元都拿了出来,差点跪下把钱供上。这个地方东西堆得很乱,墙上的海报泛黄,拖鞋也是东一只西一只,只有办公桌上摆得整整齐齐。

“啊他是不是认为我什么样的人委托都接啊……”及川用手把过长的刘海梳成三七分,这个造型让神永想起古美门,“盗号是不是,ID给我。”

神永受不了过于安静的狭小空间,于是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

“你就是想看内容,不需要这么麻烦,我可以帮你解锁,你关注就行了。”

“关注不行,要被看见的。”

“哪个女孩啊,也对,STK是要遮遮掩掩。”及川咬着面包片,在电脑上飞速打下一串码。
心里盘算着坏事的人惊叹于他的手速。

弹钢琴应该不错。

扯了两三句之后,他们聊到了工作。
“你以为在东京好混啊。东京啊……多少人挤破头想来,最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不稳定。都说学编程好,吃香,我现在怎么样你也看见了。逃国外去也一样,我留学中国在上海两三年,这一个行政区的人数就比澳大利亚多了,全是人人人人人,人才市场和地铁站一样,去过之后你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么多人。”

“东京也差不多了。”
“所以,你要是有把握,你就留下来。没把握去卫星城市碰碰运气,前辈话说到这份上……好,密码已经发你手机上了,你自己看着办。”
“好快……谢谢。”
“别老是因为这种事谢谢,你付钱了,而且还多付了六千七。”

神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真是只认钱啊。

他推出门,看着短信,尝试输入后心里泛起一阵类似于震惊的情绪。

是他姓氏的九键打法。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128条推文

定位牛津

 

他往下翻。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3天前

大概又有什么烦心事了吧……我还能等。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2天前

你知不知道,试探,猜忌,还是无条件信任我对你都要踌躇很久。爱这件事,从来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2天前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这样折腾。我也很讨厌烦我会吃你这套。那相当于溺水,快被你的沉默掐死了。明明在线,明明推特上还在发动态,就是不回我。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2天前

十个小时,我受够了。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2天前

我想明天就忘记你。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3天前

实井这个办法真的好损啊……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3天前

有很多事情是你教我的,沉默这种东西,会不断不断的扩大,就像高锰酸钾,它掉进水里会膨胀开,他会将紫红色染开所有分子,如果触碰到,你不及时处理他会咬手,你会焦虑。当时我还戏谑你明明是读法的却连这个也懂。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3天前

你就是知道我害怕沉默。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3天前

整整三个小时你不联系我我真的很害怕。血都快在雨里凝固了。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24天前

牛津又开始下雨。东京应该是晴好,你应该还在人才市场奔波吧。实井……我不知道他干了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33天前

大家都对你很好啊,我不在东京有他们在真是太好了。

 

濑户CrissAngel  @CA1967   33天前

想变成……我的鸽子吗?

 

他感觉眼底有什么在摇摇欲坠。






——————————————————————

IDP这个出版社真有,出版杂志类似于我们这里的《看天下》,官网布置的还挺好看www

评论(22)
热度(30)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