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等等,再见。


佐三,现代设定

本来不想写后来嘛有人想看,那写吧。
当做sign的番外其实也没什么错∠( ᐛ 」∠)_
很短啊反正我本来文章就写不长,从手机电满格开始一直写到电量只剩一半为止。不会糖,平常心来来来,毕竟还没彻底坏掉。
大晚上脑子昏昏沉沉不清晰,逻辑不通前后矛盾不连贯手癌什么的见谅。反正很无脑冗长且无聊,充其量为虐而虐无病呻吟。
妈的写完脑袋疼……

追风的人
一首很让人出戏的BGM:sunburst-tobu
当然我更情愿你们随便找哪个后摇大手的烂大街成名曲当bgm,最好是childs的,《追风的人》也可以。不过不要找mono这一类这么积极的后摇✧٩(ˊωˋ*)و✧感谢愿意来围观文笔这么烂俗的我。

-
“他说他怎么都活不过二十八岁。”
“这么玄乎?”
“他说是‘野生的直觉’。”
“哈哈哈哈好逗。”
“是吧,我也觉得。他这个人总是这样,总认为自己说的做的都是对的。”
“你居然还受得了这种人。”
“我陪他过了三年的生日,他每年都不愿意过。”
“看起来你们关系不一般啊。”
“有很明显吗?说起来他是我这辈子看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每次看到他都要想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好看到这种程度。我见到他的第一面就被他牵着鼻子走,一直到现在。”
“生死这种事情啊是要讲机缘的。”
“是嘛……他每次都跟我说‘太晚了’‘太晚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他现在在哪里?还在日本?”
“他死了。”
“……抱歉。”
“没关系我已经不伤心了。”
“那我们不聊这个了吧。”
“没关系,聊聊吧,不然以后都没机会再和别人说他的故事了。你喜欢听故事不是吗?
……你不介意?那我就继续了。
等会让我先点支烟。
谢谢,今天风大,火都点不上。
后事?后事不是我们处理的。我们连葬礼都没出席。
我们从医院回来之后把他的东西全部都烧掉了。那火焰就在学长的合租房后面的树林公园的广场上窜,然后通话记录,短信合照,偷拍和聊天记录全都删了。那时候虽然大家都假装忘了,其实都在挣扎。
留着伤心。
那天早上我还和他一起出去,他那颗心脏还在散发着生命力,下午他就在太平间里。我还骗自己,是他的话,肯定躲得开。
车祸。
看监控录像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心情吧。就觉得自己被剥光了站在楼顶胸口灌风。
“你肯定记不起来了。其实不算晚,我们可以重新来过。”对,原话是这样。
本来我和他形影不离,现在我做事都在想要是他他会怎么做。
我总觉得他绝对不会干出这种傻事。
他总跟我说还有可能,只要还活着就有可能。他这么惜命,怎么可能就愣在那里等着车碾过去。
哈哈哈,对是有理由,他为了救一个孩子。他们都说那是只有我才会做的事。我这么傻,所以他才喜欢我。谁喜欢聪明人,明明都喜欢又笨又听话的。他在我面前也这样。两个白痴谈情说爱。
不不不,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死之间发生的故事那么难以接受。
听说死之前会漫长而足够的时间让濒死者回想一生。不知道我占着几分之几。
……
啊真不好意思,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仔细想想他其实一直在帮别人。复习啊网考啊求职啊,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
他这人非常自恋。镜子都不离手。不过他也有资本。
他说上一轮,我是个和现在一样傻的陆军士兵,他是个和现在一样全能的间谍,我们那个教授是我的上司。我那时候还被他们一帮人骗过钱,感觉像在说笑话。最后他来了德国,当美术品商人,还挺像他的性格。他说那时候他以为几面之缘可以躲得过,结果就是破不开,这次他想回德国看看他的上辈子,也没等到。我感觉我亏欠了他很多。
他跟我讲了很多那个时候的事,一边笑一边打我,说第一次见到像我这么耿直的人,什么被他们坑到差点切腹,怎么约都不愿意和他一起出门,骂一句天皇还会条件反射地拔不存在的武士刀,什么细节他都提到了,唯独没有讲他的死亡。这次也是,都没有让我亲眼看见前因后果。
如果我跟去的话就不会有事,不过这些想法也多说无益。他大概更希望我忘记他,我能像现在这样无关痛痒地说他的事。一些类似于“这个人大概真的不存在”的想法快把他的轮廓填满了,那种感觉如同重获新生。我彻底忘记他后,他就可以再耍我,一次又一次,他总是热衷于在我身上找乐子,我又没有那个点可以冲他发火,这个人刁钻得很。
甚至没有一个机会让我告白。
他说只要遇见我,他就活不过二十八岁。我总是等不到他二十八岁以后再出现。
……
我觉得我是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才遇见的这么好一个人。
……
唉……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还是没忍住……
怎么还是……
明明没下雨……”

-

评论(46)
热度(20)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