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佐三】你好•Hallo

雷吼啊又是我。
说实话这篇不虐,也没有多少感情线。
在画室里一边躲老师一边码的……现在画室特么停!电!了!【光明正大地发哈哈哈哈
有和哥们还有群里的小伙伴们讨论过脑洞。不要听后摇,来感受一下抖腿电音嘛∠( ᐛ 」∠)_厂牌随你选,啥时候我拉歌单给你们,首首上品【并没有人想听】。
用我仅剩的德语词汇来装个逼。有些长句子实在不行了就……哎呀我也就会几句常用语……

不要留恋告别

-
三好得知了佐久间的死讯。他一怔,继而点了支烟。
这年头活着比没了命要困难得多。
不会是切腹,他笃定。
他从酒吧回来,帽檐压得很低。刚得知住在楼下的青年因为煽动公共罪被送到了普林茨阿尔布雷希特大街受罚。老妇挤在狭窄的楼梯口嚼舌根,一类不如去前线送命云云。他匆匆走过,没有和往常一样向她们打招呼。
“Hallo……Herr Maki?”【你好……真木先生?】
“……Guten Morgen.”【……早安。】
三好躺在自己单身公寓的地板上。桌上的面包屑让他怀念起福本做的茶碗蒸,让他想起穷得连凳子都要从食堂搬来搬去的机关学校。
他跳起来,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摸向镜中的脸庞。
Wer bist du?【你是谁?】
……
お名前は何ですか?【你叫什么名字?】
Keine Bedeutung.【毫无意义。】
……
他躺回床,告诉他那个人死了也是Keine Bedeutung,他连表示惋惜都觉得浪费时间。现在身体不适,他全归于长期熬夜,入睡困难让他白日里几乎无法静下来。躺了一会等胃痉挛过去,他还是不嫌麻烦地起身,从抽屉里拿出甘利走前寄来的一大叠报纸,体会填字游戏的乐趣。他不想怀疑锡箔纸上面写着的“这堆报纸里没有暗号”这句话的真假。
那张纸条当烟卷点了。
他的余光看见角落里站着一个人。他转过头,视线跟着他的移动缓缓落向自己的对面。
两个人对视良久,三好闭上眼。
楼下那辆车还没开走。
作为国家警察,监视水平也太不具有挑战性了。他在心里感慨。
这种水平只也只配当国家警察。
1940年的德国形势一片大好。新晋歌星的声音飘出留声机。精神上的吗啡。
战时的止痛剂是毒药,即使必不可少,但过多无异于自杀。
他还是和他对坐着。不知道在较什么劲。
最后他把报纸一推,绕到他身前,弯下腰在他耳边低语。
Idiot.【白痴。】
Du Fisch.【愚不可及。】
Geh mir aus den Augen.【赶紧消失吧。】
Ich liebe Dich.【我爱你。】
笑容缠绵缥缈又残酷。
他心满意足地站起来,看着对方疑惑的神情,揉了揉眼睛,抓起他的衣领。
“你怎么会死啊!”
“那个破机关教你的东西都忘了吗!”
“连沙丁鱼头都有求生本能!”
“你还有脸来这里!”
“赶紧给我滚!”
“不要来打扰我!”
他岿然不动。
三好在一瞬间泄了气。他点上烟。盯着满满当当的烟灰缸发愣。
别在意,最近总提心吊胆。
我知道。
你来找我干什么。当出气筒吗?
告别。
告别?感谢我教会你顶撞上司然后被派去送死?
为国效力是军人的天命。
命都没了还把洗脑教育说得这么伟大。
明明猜忌过,明明怀疑过。枪一响,他还是个单纯的军人。可悲又可笑。
到现在为止你还觉得间谍很卑鄙?
我只是觉得在战场上,需要的是光明正大的较量……三好,间谍不受国际法保护……
我叫真木克彦,先生,你找错人了,请回吧。
三好有人要害你。
我叫真木克彦,佐久间中尉。我……从结成那里得到新的名字,身份和任务那一刻,三好就已经成为过去式,我要作为一个每天花天酒地的美术品商人度过整个二战。别折磨我了。每天都有几十个几百个像你这样的人来跟我说有人要害我有人要害我,我当然知道有人要我的命。
正午的阳光透进来,随意贴上房间地板和墙。
他清晰地听见楼下又开始放摇摆舞乐曲。那帮年轻人是和盖世太保杠上了。
“老子明天就要去前线了,你们就在后方呆着?”
“那作为德国的未来你们也太放纵了。”
原来是预备党卫军,前几天三好目睹他的一位犹太朋友被送上火车。几件事一连串撞上,当然无法冷静。
死或许是件好事,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无可挽回的错误。
那个人还坐着,只是低着头看桌上的报纸。三好倒在床上叫唤了几声,眼皮下漂浮着怎么也想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小圆点。他很不舒服。
他要出门见结成。
不要去。
你没资格命令我。
我……
你以为我们没和你们一样宣誓为国效忠?说什么是想证明自己有能力高人一等你就信了?佐久间中尉,你真是木鱼脑袋。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看起来自以为很了解我的为人啊。
你去了也是白费力气。同盟国现在形势严峻,帝国一定会胜利。
抱歉中尉先生,你有你的想法我不管,但是这是我的任务。战争是愚蠢的。我们伟大光荣的祖国已经和二十多个国家宣战,你觉得能撑多久?
那不然你要我相信什么。
语气平淡的陈述句,他却觉得有些悲戚。
我以为你一直都很信任帝国。你还真有点意思。
三好披上外套“噔噔噔”走下楼,楼梯转角也有人拉住他告诉他别去。
你这样消极对待战争是要判死刑的。
放开我。我不需要你怜悯。
我不是来和你争论这件事的。
那好吧,再见,佐久间先生——你不是来告别的吗?
全都是臆想,他只想跑到阳光下大口喘气。
“Oh,Guten tag,Herr Maki.”【哦,你好,真木先生。】
“Guten tag.Ich kaufe eine Bahnfahrkarte nach Köln.”【你好,我要一张去科隆的火车票。】
你不要去……我还没有……
“对了先生,你相信……人死了之后会有灵魂或者重生吗?”
“不信。死是一件郑重的事。如果有灵魂那死亡就会变得随意。”
“那你是反对战争状态下的合法杀人了?”
三好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德国人,突然很想笑。
“不,那不一样。真木先生,如果不是我们熟识,你已经被盖世太保关进监狱了。战争必须有流血,德国的未来是靠他们的义无反顾铸造的,我不认为他们的死不庄严。”
“我爱人死了。”
“那你也应该为他的牺牲而骄傲。”
“那我也希望您的儿子也会拥有一座阵亡将士纪念碑。”三好快步走向月台。
“元首承诺我们的孩子圣诞节之前就能回来。”
快到站了。
他踏上列车。
他没有回头。

-

普林茨阿尔布雷希特大街八号:盖世太保总部。

那时候安眠药还没发明,这还难写了(๑˙ー˙๑)
精分这种病还是挺那啥的,因为之前查过很多资料所以掌握起来还算轻松,虽然我觉得很扯。几个甚至十几个自己在面前狂吼尖叫告诉你不要相信任何人那种滋味可不好受,没有写得那么浪漫【浪漫你妹……】而且写得更像是幽灵……

评论(21)
热度(32)
  1. 瓶中观世南江北林 转载了此文字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