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全员乱怼】就问你,我约你你敢出来吗?

——配合Freaks(radio Edit)食用更佳

 

没有什么营养的糖,不要信前四个字,tag显立场,反正各种隐藏十分混乱,他们开心就好。想写机关时期然而写完就年代不明,还是改掉了。当逃跑篇·续勉强也可以……

恶俗,结局仓促,全是槽点。

 

 

 

“钱迟早不会是自己的,但脸永远是自己的。”

三好这句话,神永觉得他说的很对。

而现在神永捏着瓶颈子对着甘利喝闷酒。

“女人一旦和别人上过床,整个人气质就变了。”

“你那言论一看就没经验。因人而异,变化虽有,但一类人很明显,另一类就不会。”甘利不动声色地反驳,“就像你骂了人,有些会马上骂回去,有些只会翻你个白眼继续过自己的正常日子。辩证,辩证看问题,凡事不能太绝对。”

“而且,我早看出来你喜欢男人。”他顿了顿,伸手一指,“别不认。”

D课培训刚开始的时候,神永和田崎因为身高做过短暂时间的同桌。几个学员里除了青梅竹马的三好,就田崎白得出奇,脸上几乎没有血色,小道消息说他庆应看不上眼,跑牛津留学。前几天刚从英国回来就进了这里,雾都长期不见太阳,白成这样也算正常。虽然共享一张桌子,怀中藏鸽的青年都没怎么正眼看过他,问话都是彬彬有礼中带着藏不住的冷淡。前几天在出租车里还干柴烈火一般,现在就是翻脸不认。从没被这样漠视过的神永心里窝火,千方百计想引起同桌的注意,到后来食堂吃饭神永总是下意识地寻找他的身影。一个月下来因为三好的小报告,他的小算盘无疾而终。

“你老缠着田崎,明眼人都知道。”

“乱讲!好歹他是我传销进来的!”神永拍桌,“这就证明我喜欢男人了?”

“别说你这样,就他这性格,是我我也忍不了想征服他。”

他静下心回想,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确实很痴汉。

“不说了不说了。”神永缩了缩下巴,“我出门找乐子。”

“玩得尽兴啊,我还不会抢哥们的猎物。”

“好好好,我心领了。”百口莫辩。

初春外面还有点冷。他带上帽子,提起外套,出门,又退回来,“甘利,你说过的,不能先下手啊——你还是赶紧给你家外国闺女找个妈吧。”

踏上走廊他看见俩矮子站楼梯口表情奇怪又相顾沉默,实井头上还插着朵大红色月季花。神永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有点虚,不时向实井行注目礼。

这个是魔王给的新任务?脑袋上的插花艺术?他是要去当艺伎做哪的卧底?花菱?去改我们还赊在那里的日常花销?

当晚他去舞厅叫了个应侍女郎过夜。姑娘一卸妆,吓得神永点上根烟压惊,打算以后还是想想插花艺术品化完妆之后的脸在厕所搓棍好。花了嫖的钱陪聊,他感觉自己亏了不止一点点。

走廊另一边田崎叼着烟掏打火机的动作慢了下来。

“你们……就两个?”

眼前实井波多野勾肩搭背打他跟前经过。过去都是这两位加上三好一起出门,但今天矮子里面充高个的那位不见了。

“他约新来那个沙丁鱼头去了。”现同桌实井解释。

“下手贼快。”波多野补充。

“佐久间先生啊。”

田崎回想早上刚来的那个比小田切还耿直的公安警官,印象里除了耿直就是那对乱长的眉毛,别无其他。三好居然对这种人感兴趣,还以为他是嫉妒神永跟我走太近才不给我好脸色。他把烟拿下,开始用指尖搓烟丝:“大概约不到吧。”

实井戏谑:“人家喜欢被虐咯。”

“你这样弄脏地板是要被魔王罚款的。”波多野好心提醒。

“罚就罚咯,他又不是穷。”实井一副很了解田崎的表情——作为三年高中同学,确实很了解。

自从三好跟魔王说了神永的事情,田崎在上课以外的时间看见他就躲,一边是怕三好又去打小报告,另一原因是看他像只放大型博美找不到主人就耷拉着脑袋在原地打转,实在有趣。他往散落在手掌上的烟丝上一抹,残屑变成一朵月季,他随手插在实井耳上。波多野一脸惊恐:“原来院子里那朵花是被你摘了!”

“鲜花配美人。”这话实井听得有点懵,田崎眨眼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先走了。”话音刚落,“嗖”的窜上楼。自从发现天台上每天都有鸽子飞来走去,顶楼成了田崎的领地。

“赶急着跟投胎似的。不就是喂鸽子吗?”波多野往楼上看,又瞄了一眼实井,“你把花摘了吧。”

“亮祐你说我现在好看不?”实井垂下眼帘,抿起下唇微笑,捏着嗓子问他。

“哈?”波多野扭头使劲不让自己笑出来,脸上表情拧得奇怪,憋出几个字,“……人……人比花娇……”

“你讨厌啦!”

随后神永一副出门泡妹势在必得的表情,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神色奇怪地看着实井,招呼都没打,绕了一个比以前要大许多的圈子避开他俩,走出门。

当晚田崎翻出神永藏在床底下的相机,把自己的照片一张一张全删了,然后给睡下的室友每个人都拍了一张,不料被进门的三好抓了个正着。田崎也不觉得尴尬,招呼他过来看同学进入梦乡之后各种不设防的表情。后者眉头一皱,桃花眼紧盯着他半敞着的睡衣。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月光给白皙的皮肤上了一层清辉,像给人调了柔光滤镜。

他出声提醒:“我不喜欢狗。”

他睡衣的图案是甘利选的神烦狗DOGE。

第二天福本早早出门买菜,撞见满头黑线的神永。

大概是小姐服务不到位吧。福本投去同情的眼神,挎着菜篮往鱼市场走,他不擅长讲价也因为包里没钞票,爆发出无穷的潜力。昨天新来的公安警官还带来了一只叫约鲁的黑猫。不知道为什么那猫相当黏小田切,福本不得不多买一条鱼喂它。刚开始三好竭力反对在D课养动物,结果被波多野和神永劝阻,上司结城也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黑猫就顺理成章地陪着佐久间一起呆下了。

这是一只耿直的猫,明明和三好有几分像,不和耿直的人待在一起它却活不下去……不能这样说,三好也是。

小田切以前也是公安的人,三课还是四课的,负责情报,好歹官比现在大。福本用一盒戚风蛋糕和消息最灵的波多野暗戳戳作交换,得知了小田切被调到D课的事实——男默女泪的事实。

啊……又少了一张钞票,作为铲屎官为什么不自己买。

这个钟小田切绝对还裹着被子躺床上,平常梳得一丝不苟的刘海现在肯定和过去每个早上一样乱得不成样子,他一想,情不自禁笑了。卖鱼大爷像是看见难得一见的奇景,给他多放了两条小鱼。福本看着那两条小鱼鱼鳃翕动,打算留给猫。

他进门就听见神永那大嗓门。

“我一定是因为看见实井那副样子才会看见哪位女性都觉得不对。因为脑袋上都少了朵花!”

“你彻底弯啦?”

“你是想说我完了是吗?是的。”神永一屁股跌到沙发躺下,两条腿搁在扶手上,双手枕在脑后,“美少年可是万恶之源。”

“你的万恶之源是田崎。”波多野往他脸上一拍,“起来,别人还要坐。”

“沙发这么舒服,我躺着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嗷——!实井你——起来——!我夸你长得好看都不行!?”

田崎撑脑袋摇头笑:“抬举抬举,万恶之源不敢当。”

“波波你这么可爱大概是下面的吧。”甘利看着直接坐上神永肚子的实井打趣。

“我是攻啊!”

“你是攻你是,你最攻了。”甘利敷衍了一句,三好拿出过气的翻盖手机给不知道是谁发短信。

福本擦了擦手上的菜刀,开始切鱼片:“闪光指压师。”

“啊?我?”

然而D课御厨目光指向小田切——他正在以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打字,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愿错过民间高手施展绝技。

“唔……你们……”小田切感到后颈一凉,停下手抬头,眼神如同被饿狼盯上的小鹿,“今天晚上中央公园有烟花祭。”

众人视线全集中在甘利身上,没在意从小田切衣服底下窜出来的黑猫。

“你们干什么?怂恿我去祸害小姑娘你们好成双成对?”

“老司机害什么羞,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吧。”三好一直盯着自己的手,低声嘟囔一句。甘利耳朵尖,听见同桌语气带着微微醋意,心底很别扭的甜:“你去约熊先生还顺利不?”

“沙丁鱼头还不如闪光指压师……”

人真是会折腾自己的生物。福本看见甘利眼中闪过一丝混杂着惋惜以外的感情,在心里叹口气,将鱼片装在小盘子里放到猫面前,洗了手往围裙上擦了两下,走到小田切面前拿走手机,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说:“想去我晚上陪你。”

“哎?”

晚饭时间福本连带着小田切直接消失不见,甘利和艾玛也是。三好前几分钟被一个电话叫出去,神色掺杂了些少有的兴奋。剩下的几个在抱怨没饭吃,干脆波实两人也去公园看烟花,留下神田在食堂大眼瞪小眼。

“你说三好到底有没有约上佐久间?”

“他昨天大概一点才回来,你说呢?”

“那……我们……楼下居酒屋约吗?”

“凭什么?”

“凭你昨晚等我到一点。”

什么脸永远是自己的,他连脸都不想要了,他可不想输给三好。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为了等你?”田崎漫不经心地挑眉。

神永从沙发垫里抽出一个浅棕色的文件袋:“你删了相机里的照片,然后一直在怕我突然回来吧。可惜那可不是唯一一份,凡事要做两手准备,我晚上出去就只找小姐那也太low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拍照,基本上是偷拍我向你道歉。不过也看见了,我把你拍这么帅是吧。赏个脸,我请客。”

田崎手肘支在餐桌上,手掌托着头,像是在沉思。对方总是出己不意,他需要冷静,心下有底和当机立断。

“你前辈我可比这破机关还穷,您这大少爷凑活着点。蛋包饭还不错的……”

楼下居酒屋一进门就看见趴桌上睡过去的小田切还有坐在他旁边一脸高深莫测的福本。神永和田崎看着他俩,默默竖起大拇指点了赞,福本做了同样的动作以示回应。

“去包厢看,安静。”田崎拍拍神永后背。

窗下,一灯如豆。门把喧嚣全部隔离在外。人们大概都在广场或者公园里吧,穿着浴衣,在捞金鱼,或者单纯地吃吃喝喝等待烟花在空中绽放。

“月色很美啊。”

神永差点喷出来:“你喜欢夏目漱石?”

结果田崎一脸茫然:“什么?”

……现代快节奏年轻人怎么会知道这种梗。神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没什么……那个‘喜欢(suki)’的发音不是和‘月亮(tsuki)’差不多嘛……”

“哎。”田崎语气里似乎遗憾,他转头看向天空。

“田崎,我……”

窗外第一颗烟花升空。

“我知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

田崎招呼神永坐下,指着他的心脏,假装那是一把枪,他的唇语后者绝对不会读错——神永就觉得自己的心脏真的被击中一般缩成一团,继而猛然跳动起来,不同于初见由肾上腺激素激发的兴奋,这次是令人控制不住颤抖的悸动,电流蹿过全身。靠着窗外烟花微弱的光芒,他抓过田崎的手,贴上自己的唇。

“我是你的万恶之源。”

 

“哎,我前几天刚从福本那里知道,小田切调来的原因……居然是开会的时候发推特哈哈哈哈。”

-

 

公安在日本比警察高级,和我们正好反过来,他们负责国家安全。

那两个罗马音我不知道有没有拼对……

本来结局呜呜呜呜——我还是改了。

写的甘三有故事一样,只是同桌情而已,你想你关系特好的同桌有一天说自己脱团了,你爽不?我不爽,我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爸妈最爱她的人。【同桌:尼克扬问号。

福本视力真好。

神田两人真的是大眼瞪小眼。


评论(14)
热度(109)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