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刚开始你一无所有,没有开锁器,没有木材,没有零件,你开始和自己的同伴在这栋废弃的房子里搜寻,没有铲子就徒手把土堆刨开。你们用仅剩的材料造了床,造了金属工具台,造了铲子。仅有的开锁器你们没来得及用就到了黑夜。帕夫列自告奋勇地出去,他每天晚上会带回来很多东西,于是白天你们就让他睡觉,你们自己修补墙上的破洞,造武器,造锯子,造斧头,没有停下来过。厨子布鲁诺会安排好吃饭的一切,虽然有这顿没下顿,有时候他睡不着,你也会上前安慰他。
有那么一次领居家的小孩哀求你们给他点药救救他的母亲,你看着医药箱没有犹豫地把仅有的一瓶塞到他手里。布鲁诺抽着最后一根烟,冷漠地表示不解。晚上帕夫列在一个军人手上救下了一个姑娘,这两件事你能开心好几天。最后他死在教堂匪徒的枪下。“他们像杀死猎物一样杀死了帕夫列!”你如是喊,然而没有任何用。
后来你造了一把吉他,你会弹,虽然不及专业的音乐生。扎菈塔她是一个可爱的姑娘,她会在你们失落的时候给你们加油鼓劲,她看上去很没用,但她有时候会比童年就世故老成的阿里卡还坚强。阿里卡因为在绝境下偷窃被你指责,她抽烟,你喝酒,你宿醉,她把家里十八根烟两天之内全部抽完。商人来,你陪着笑脸讨价还价,没烟没酒,你拿方糖去换,四十多包方糖一下子就没了,然而你只换回了两个罐头,几块材料和一些水。掌握物资的人才处于上风。你的喉咙渴望咖啡,扎菈塔总是笑着代替你弹吉他,旋律悠扬,在炮火连天的日子里多了一份安静。
你们听电台。电台总在播放市场情况和战况,内战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罗曼刚来时你们有些畏惧,一个“逃兵”——啊不,他只是对战争感到了厌倦——一没吃饱就会和布鲁诺打架,每一次都特别凶,于是你不敢留他守家。那次军营,昔日战友持枪相对。他开枪杀了博扬,他又被后来的哨兵反杀。你们守了一夜他没回来。一转头扎菈塔自杀了。
那年冬天你们过得很艰难。阿里卡冒险去狙击中心没能躲过子弹,曝尸广场。后来你被艾米莉亚吵烦了就让她晚上出去捡尸。阿里卡的尸体就躺在汽车边。她去查看的时候不出意料地被击中死亡。
“阿里卡毫无疑问是我们中最强的一个,如果换做我,大概会死得更快吧。”
她是名律师,她出色,富有,优秀,作为记者的你热心且有能力,在某种程度上你们也算是同类吧。但是最后的归属为何如此不同?
你不知如何拒绝所以你收留了一名女校长。她受了伤但是家里没有绷带。你让她去床上躺着。她躺下,这是她唯一的活命方法。你努力拖着她恶化的病情。最后她死了,不是流血过多而是饿死。她死得毫无价值。
你终于崩溃了,没有扎菈塔能够安慰你,你坐在地上直哭。布鲁诺站在你面前停了几分钟,还是拂去了裤腿上的灰尘走下楼看书。你在哭泣之余听见了他深深地叹息。安东抬了抬手也同样没有说话,也像布鲁诺一样转身回去看还差一章就看完的书。你看着这个刚开始破败不堪的小屋,这里已经基本能算是家了,有电台有沙发,有灶台,有防盗门,“家”该有的东西他都有了,但你依旧不快乐。你几乎要放弃,结果前线传来消息,停火了。

第四十五天该死的战争终于结束。
而生活总是要继续。

-
卡蒂亚视角,写了我所经历过的角色死亡。砍姐算是我第二喜欢的女性角色,她的死太憋屈我太脑残所以没写,第一喜欢的是偷姐。男性第一是曼神,虽然我玩不好也没怎么玩到他,我就这么俗我就崇尚残酷。厌恶什么不满什么我在上文也表明清楚了,玩艾米莉亚就是一直在自暴自弃,以至于到后来一看见她就拖出去送死。砍姐,跑得快,15哥是整个游戏中最道德的角色,战争中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算“道德”,所以大爷大妈音乐生被排除在外。15哥是好男人啊……除了不会弹吉他什么都好,还无不良嗜好。【笑】
用同学的话来说这是个相当实在的游戏,虽然他有BUG,但是瑕不掩瑜。最恶意的是冬天开局律师和音乐生两人组队,都生病,后期加入受伤状态的大妈,撑了21天,老弱病残面对战争真的毫无反击之力。
也算半个侠盗流,磕磕碰碰也有了不少经验,也能开始给被刷屏安利的同学一些建议。说说布鲁诺这厨子挺有意思,他冷血但是最后态度会被砍姐和跑得快影响也渐渐对人友好起来。
虽说偷姐很好啊但是三烟鬼老打架,曼卡多好,不同的思想碰撞出的火花多美丽。【……???

Fuck the war.

评论
热度(4)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