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北林

不受欢迎就是画得不好。


文号→到灯塔去
企划号→庭守之犬

世界一番爬墙王。
近期企划原创,SD&钻A
染谷将太是永远的白月光。
金田一这个小男孩特别好。

求求你们都去看灌篮高手的漫画吧!

两个小脑洞

1

-
我在一天下午想起了白沙。小的时候白沙是我的邻居,长大后白沙是我的前桌。白沙也是我的出生地。
白沙很漂亮,人也是,地方也是,除了“漂亮”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形容她。我隐隐约约感受到我喜欢她。我清楚地记得我在五年级的时候对她细细的大腿产生了性冲动。我的目光不管如何游离都会追溯到她的身上。我想和她上床。白沙很少笑,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我觉得她肯定知道我在看她,不然她也不会跟着别人笑着笑着突然停了下来,皱起眉。
她是我整个年少时代的憧憬。
后来她出了国。
说到我?我叫药行。虽然我更希望你们叫我“栌”。“丹霞映栱栌”的“栌”。为什么?单纯觉得好听。或者我想变成一棵树。
药行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白沙走后我想变成一棵树。
这里的地名多好听啊,但我只能想到白沙。我之后遇到的女孩里没有一个配得上这个名字。她是“栌”的太阳。
春天摇摇晃晃地闯进夏天。我躺在白沙的街上翻来覆去,新铺的柏油路味道很舒服。麦当劳的可乐没了气泡真难喝。
桃源把装着可乐的杯子捡起来。桃源和白沙完全不一样。她是一个捡破烂的女儿,脸上全是麻子,但是她很高,比我都高。
“喂,别躺着了,回去。”
她和我同届。
“哦,你啊。”她吹着口哨,“你喜欢白沙。”
我没有理她,翻身。仿佛这里就是我房间里的床。桃源阴阳怪气地叫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不道德的秘密,仿佛发现我想变成一棵树。她从我身上跨过去,又转身跨回来。
“我都看在眼里哦,她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时候,你在公交车上一直在看她。”
“喜欢她吗……”
“反正她不会回来了吧!”
桃源拥抱我。她骑在我身上,长发随着动作上下跳动,她捂着我的脸,我死死挣扎无果,发不出声音,很痛。有什么冷光一点滑落,白色烟火升空。她笑了。
桃源将我淹没。
我看见了白沙,她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红色长裙拖地,断眉处比皮肤白,瞳色更浅,我的脸在她眼里更不清晰。她追上我,她拦住我,我逃离她,我推开她。
回到家的时候我居然比过去更加想她。
-
怀念白沙,真的很想那条应有尽有的路,我活了十八年第一次离它这么远。
其实白沙和桃源没什么两样。【笑,不是宁波佬应该很难懂这句话。

2

着魔

-
山知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凉了。她躺在河岸边上,嘴唇青紫,手臂大腿上全是溺水之后挣扎留下的擦伤。她留了封信给刘星雨。刘星雨是她漫长而黑暗的人生隧道尽头的光。
山知给刘星雨的信开头就是“我是对你好的。”
奇怪的是,刘星雨不认识山知。在这之前,她都不知道有人拿她当太阳看待。
山知的信只有那一句,“我是对你好的。”
-
山知是今天军训唱歌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名字,来自《祖国不会忘记》。大概……百合?反正先随便想想吧。

评论(2)
热度(2)
©南江北林 | Powered by LOFTER